「俺は……お前を守るよ……どんなことからも、必ず。
 そう……使命だからじゃない……。俺がそう決めた……」
從人設一出來就看上了重森君,無論外型性格都是我喜歡的類型,加上幼馴染就種關係更加是無敵。
晶是個典型口不對心的人,很多時一開口就惹珠洲跟他吵嘴,不過在很多地方也能看到他很關心很寵珠洲,只是本人不肯承認 XD

看起來很冷淡,尤其是面對有關玉依姬的事更甚,但還是會有露出破綻的時候。
有天晶又像平時一樣從妖化的カミ様手上救出珠洲,被救的珠洲向他道謝,晶就回她「因為這是守護者的責任」。珠洲就說雖然是這樣還是要感謝他,常常要他救自己很抱歉...然後...然後晶竟然給我臉紅了!

不行!晶!那是犯規的啊!姐姐我對臉紅的美少年沒軌啊啊啊!萌殺!!(毆死)
真是萌死人不償命...可惜就出現這麼一次,可謂非常貴重,但正因就這樣殺傷力才大。

就在豐玉姬出現後,因為毫無頭緒,所以珠洲就提議去調查,說不定可以找到什麼線索。怎料一查之下發現,玉依姬的存在是為了作為封印龍神的生贄之用,得知後珠洲感到很不安。

那天晚上晶在珠洲家留宿了,雖然晶什麼也沒說,但珠洲也明白那是因為他擔心她才這樣做的。一直一直受到他無條件的保護,我可以為他做什麼呢?抱着這想法來到晶的身邊問他,晶只是微笑了一下說「那麼就坐在那邊吧」,原來他要珠洲給他當膝枕。

「……あんあことは信じるな
 俺が守護者だから、お前は絶対に死なせない」

晶跟她說要她別相信那種東西,因為我是守護者,所以是絕對不會讓妳死的...
說罷不知是因為太累還是安心,晶就睡著了...那場景好溫馨啊 >w<

可是,事實卻是那樣地殘酷。

珠洲經常都夢到小時候被襲擊時被一個小男孩所救,可是只記得他的背影,連樣子也記不起

「大丈夫。君を守るよ。必ず守る。命にかえても守るから」

這天珠洲在跟晶在商量玉依姬的事,還提到她因為玉依姬的身分而遭到村人們無視,為了這個話題二人又吵了起來。晶提議「別當玉依姬回復成普通的女孩子不就好了?就像在我面前,你一直都是個普通的女孩子。」珠洲回說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當的啊,可是除承繼了玉依姬之血的自己又有誰可以呢?還說「晶明知還這樣說...真過分,王子的話就才會這樣說呢...」令晶鬧起彆扭說那是夢,一直幫她的是自己,而不是那個夢中的王子。

「王子様って、またあの夢をみたのか?」
「そうよ。今朝も私を夢の中で守るうとしてくれたわ。文句も言わずにね」
「それは夢の中の話だろ。現実におまえをいつも助けているのはこの俺だ」

後來再深入地調查後,珠洲從亮司口中得知王子的真正身分和守護者的真正使命。

夢中的王子就是晶,從小時候晶就在珠洲身邊保護她。可是畢竟太小了力量還不足夠,
有一次晶就為了救珠洲而受重傷,珠洲的爸爸為了保住晶的命,也是為了珠洲將他的傷都轉移到自己身上而死了。

玉依姬為了村子死去,守護者為了玉依姬死去,普通的村民為了守護者死去。
這條村子就是靠這樣繁盛起來...

而守護者的真正使命,就是確保玉依姬在生贄前絕對安全的護衛。

得知真相的珠洲深受震驚,然後然現晶正站在門外聽到了一切。
(不知道是否代入感不夠,這裡我竟然很冷靜的笑了...老套啊 XDDDD (毆))

一直都全心全力地保護珠洲,並不是因為她是玉依姬、我是守護者...
是因為珠洲是自己最重要的人,而「守護者」的身分剛好給了我守護她的力量...

可是守護者真正的使命卻與自己的信念背道而弛...

知道真相而受到擊的晶拒絕了守護者的身分與力量,害珠洲命親失去性命這件事更令他認為自已經沒資格再守護珠洲,所以並轉身跑掉。珠洲想追上去卻被搭上豐玉姬一行人的村長抓住關起來,說決定要舉行生贄了。
她心想這樣晶也從守護者的命運中解放了吧...為了晶也為了村子...為了世界不受到災禍,珠洲下定決心接受生贅的命運。聽到這消息的晶還是跑來救珠洲了,即使失去了力量還是想要拯救地,拯救她遠離這種扭曲的命運。可是可是失去力量的晶要帶走珠洲當然是困難重重,當中的阻礙者竟然還包括壬生兄弟。因為其中一個敵人羅門說壬生兄弟幫他,他就讓兄弟倆的殺父仇人來見他們 囧 (這麼簡單就相信敵人可以嗎...|||) 後來靠亮司加上陸和典藥寮兩人的幫助,總算逃了出來...

拿着典藥寮二人組給了他們地圖,他們經山路向季封村 (一代舞台) 出發,找典藥寮二人組所說會幫他們的人。
可是山上佈了結界,令二人迷失了方向,偏偏此時羅門又追了上來。就在此時...

「……危機一髮に…ヒーロー参上って所か」

拓磨和珠紀登場!!(小花亂開(毆))
之前拓磨還吐槽真弘先輩自稱英雄很不好意思,自己出場卻吐出這樣的對白 XDDDD
突然出現的兩人救了珠洲和晶後,一行人到了廢寺休息。拓磨兩人還是老樣子的吵吵鬧鬧的,看到他們就很開心 XD||| 而且兩人比一代時强多了...珠洲覺得同樣身為玉依姬的珠紀很厲害,認為自己要以她為目標多努力才行 XD 反而珠紀看到珠洲早上做巫女修行覺得很感心,還一臉心虛的表情 XD

跟作為玉依姬及守護者前輩的二人商量過後,他們也想到了今後的去向,首要任務就是要說服所有守護者共同作戰。在回去前,二人終於互相擁在一起表白心意。珠洲說有沒有力量也沒關係,只你是晶就可以了,請他當只屬於自己的守護者陪伴在自己的身邊。而晶也決定不再迷惘,無論發生什麼事也要保護洙洲。

「力とか、関係ない。……晶じゃないと……私には、晶じゃんないと……珠依姫の、じゃない。私の……守護者になって……晶」
「俺は……お前を守るよ……どんあことからも、必ず。
 そう……使命だからじゃない……。俺がそう決めた……」

所以他們就起程回去說得,可是敵人已經先找到他們了...而且陸也站在他們一方 囧 雙方開打役晶發現力量回來了...陸知道後更失去理智,力量回來了即是連晶さん也想要姐姐死嗎?完全不聽別人的說話 囧 雖然你說「世界怎樣也可以,我只要姐姐沒事」我是很感動啦...最後珠洲說服了陸他才停止攻擊...可是這麼容易就相信敵人不是很蠢嗎 囧

回到村子她們還大搖大擺上學找壬生兄弟...不是全村都想找玉依姬嗎?囧 還說敵方白天不來襲...
所以說這代的敵人還真有義氣...||| 不過最囧的還是反覆不定的壬生兄,簡簡單就說得成功...還了說這種話...
「守護者であることにがッカりさせないでくれよ、我がお姫様」
啊啊...囧還囧...我還是對お姫様這個詞產生反應而萌了一下...(毆死)

決戰前夕,珠洲還是很不安是不是因為她是玉依姬,所以晶才保護她。於是晶再一次向她告白。「因為妳是我最重要的人...因為我喜歡妳,所以才保護妳的」

「……お前が、俺の大事な人だからだ
 お前が好きだ……だから、俺が守る」

兩人親吻後抱在一起,然後大伙覺得她們消失太久了就來找她們...
晶還被陸瞪了 XDDDDDD

「……おい、陸。睨むなよ」
「……にらんでませによ」

比起一代玩拓磨線滿天紅葉淒美的訣別...這邊真是歡樂太多了...XD|||
決戰也是簡簡單單就樂勝的感覺...一代可是連場苦戰打贏的...|||

ED是真緒回來一起住,晶被叫來勞役幫忙後,兩人一起吃冰。
而且還晶不忘捉弄一下珠洲...說巫女不能結婚,嚇得珠洲慌張得亂了手腳 XD
很幸福的樣子呢...已經完全是老夫老妻的感覺...幼馴染最高XD



 為了感想再跑(連skip)了一次,再一次感到...

真的好短呀...||| (毆)

而且一邊玩就一邊聯想到一代拓磨的劇情...基本上流程也是差不多...
敵人出現→調查→發現真相→愛的逃避行→戰勝

可是比起一代,就是少了些感動,少了淒美的感覺...
戰鬥也是,同樣是被一面倒的被打敗,
但一代的守護者無論是普通戰鬥還是決戰,都被打得去了半條小命...
而這一代打到差不多,敵人就會喊停...所以我就說他們有義氣... XD|||
守護者同士的立場又反覆不定...|||

再說一下拓磨,不知道是不是被真弦先輩「先輩命令!」欺壓得太多 XD
一見面就要晶叫他先輩,超可愛 XDDD

玩完還是覺得有點空虛...萌不足啊...
應該會出資料片吧...希望可以撒多些糖..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unkbox 的頭像
junkbox

JUNK BOX

junkbo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